莱斯特城收购谢周三名宿之子乔治赫斯特背后有蛊惑?

莱斯特城宣布从比利时乙组球会 OH Leuven 签入英格兰 U20 国脚乔治·赫斯特 (George Hirst)。一宗看似既平凡又不太受广泛球迷注视的转会交易,却惹怒了一众谢周三球迷,原因何在?

先介绍一下乔治·赫斯特的来头。乔治的父亲大卫正是于 1986-1997 效力谢周三的球会名宿,司职前锋,并曾三次代表英格兰国家队。乔治可说是继承了父亲的衣钵,同样司职前锋,并从小就在谢周三青训体系受训。早于2016 年就以十七岁之龄初次为球会一队在联赛和联赛杯赛事上阵,曾经一季之内在谢周三各级梯队射入40球,更在2017 年夏天代表英格兰U20 参加土伦杯青年赛,赢得冠军之余,更成为赛事神射手,引起多间大球会注意。据报曼联就曾在 2018 年洽购被拒。

年纪轻轻就拥有如比成就,乔治·赫斯特却在2018年夏天拒绝和谢周三续约,加盟名不见经传的OH Leuven. 这家比利时乙组球会有何来头?先附上乔治·赫斯特加盟 OH Leuven 时所摄的照片一张:

很熟口面吧。原来皇权集团不单是OH Leuven 的赞助,更在2017年5月收购OH Leuven 全数股权,多名莱斯特城的高层同时身兼OH Leuven 董事局成员,前;莱斯特城领队尼祖皮亚逊(Nigel Pearson )也于2017 年9 月出任OH Leuven领队(后来于2019年2月被辞退)。值得一提的是,皮亚逊在球员时代也曾效力谢周三,并和大卫靴斯当了七年队友。而李城亦在皇权入主后, 把数名年轻球员外借到OH Leuven 吸收经验。

这种安排本来就很常见,也不是新鲜事,远一点的有曼联跟同为比利时球会的安特卫普的伙伴关系,比如刚退役的奥沙和现时效力李城的庄尼伊云斯也曾短暂加盟,曼联甚至把非欧盟球员借到安特卫普,让球员可以更快获得英国工作证资格,董方卓就是最经典的案例。近一点的,自然要数切尔西跟荷甲维特斯,与及曼城与其他隶属城市足球集团球会之间的关系。

跟曼联一样,李城也在2018年起对乔治·赫斯特产生了兴趣,据报曾向谢周三提出£2m作价收购,却不为谢周三接受。虽然当时乔治·赫斯特即将约满,但原来在英格兰,廿四岁或以下的球员,即使约满离队他投,新球会也须向球员母会附费以作为对旧球会培育球员的赔偿,而如果两间球会未能就赔偿达成共识,就会交由一个名为Professional Football Compensation Committee (”PFCC”) 的特别审理委员会作出具约束力的仲裁,成员通常包括联赛会、职业球员工会和领队工会等的代表。 PFCC 作出裁决时会考虑多项因素,比如(但不限于)球员在母会效力的年期、两家球会的水平、球员本身水平及成就、有否其他球会对相关球员作出提价等等,来厘定新球会应付的赔偿金额。由PFCC 仲裁较为知名的个案,包括丹尼英斯从伯恩利转投利物浦,与及斯图里奇从曼城转投切尔西。

根据过往案例,一般估计若果李城于2018年夏季签入乔治·赫斯特将须支付数百万镑的赔偿。然而,有关安排只适用于英格兰球会之间的本土交易。若果交易其中一方为海外球会,则会套用国际足协的规例,球员每接受母会一年培育的赔偿仅为几万欧罗。据了解,OH Leuven 签入乔治·赫斯特时,仅须支付€150,000 赔偿金予谢周三。

别以为只是中小型球会会在这种制度下受到影响,连曼联这种豪门级球会也曾遭受同一命运。早于2012年,热刺垂青曼联预备组球员费亚斯(Zeki Fryers),据报当时曼联叫价高达£6m. 那年夏天,比利时的标准列治(Standard Liège) 最终以低于£1m 赔偿罗致费亚斯。然而,半年之后,热刺便从标准列治以£3m签入费亚斯,并向外宣称费亚斯有思乡情绪,未能适应比利时的生活。弗格森爵爷对此简直暴跳如雷,公开向传媒抨击热刺主席利维恶意摆弄规条,却又拿他没办法。

近年,集团式持有多家球会的模式渐见兴起,除了大家熟识的城市足球集团之外,其他例子还有红牛集团(德甲莱比锡、奥地利萨尔斯堡和美职纽约红牛)和意大利Pozzo 家族(英超沃特福德和意甲乌迪内斯)。当中所涉及的议题,已不光是如何避免两支被共同单位控制的球会在同一项赛事碰头,还涉及同一集团球会之间互相利用绕过国家级别规条。

乔治·赫斯特 2018-19 赛季在比乙上阵22场,仅取得了三个入球,以他先前表现而言,绝对令人失望。还望此子回归英格兰能够再下苦功,令成就更上一层楼。

特别声明:所有言论仅代表发布者个人意见,DS足球仅提供发布平台,信息内容请自行判断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unigium.com/huangguanhg0088kaihu/2019/0710/509.html